“不仅是抢占了我们那一半矿脉,那些守卫矿场的护卫都被他们杀得干干净净,就连一些没有修为的矿工都没有放过。”   “看来他们根本没把这场比斗放在眼里,想想也对,大哥的伤还未恢复,武家嫡系后辈之中又有谁能与他们一战?”武极冷笑连连。   如果他现在依旧是别人眼中的那个废物,武家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慕容家……,有些欺人太甚,纵使他们胜券在握,也不该如此,既然已经约好了武斗,就应该等武斗结果出来之后再说。”敖无虚不温不火的说着,也是有些怒意。
  “如此肆无忌惮的动手,恐怕,慕容家不只是要邙山矿脉这么简单了。”武极冷声道:“他们接连两次动手,已经杀了武家近二十之数的护卫。”
  武家护卫总共也只有六十多人,如今就这样被杀了三分之一。
  “父亲,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武极忍不住问道。
  武通闻言,阴沉的脸上透露出无奈之色:“此事我知道得太迟,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可以指证是慕容家动的手,恐怕……”
  “恐怕这件事情又只能不了了之,除非我们不惜一战,彻底和慕容家撕破脸,而目前,武家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武极道,看着沉默不语的武通,他不禁摇了摇头:“可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别人得寸进尺,既然父亲处理不了此事,那便交给我来处理,我会用慕容家嫡系后辈的鲜血来告诉他们,武家不是好惹的。”
  “你想干什么?”武通心里一紧。
  “不干什么,只是把两大家族的武斗时间改在今日,将地点改在他慕容家大门前。”
  “老三,你别意气用事。”武通脸色剧变。
  他不是傻子,自然停明白了武极的意思。
  武斗时间改了还好,但地点改在慕容家的大门,这可就不是一场武斗的,这是对慕容家的挑衅,是要和慕容家彻底撕破脸。
  武极这是在做他不敢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