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ber Heard誹謗敗訴陪審員專訪」

「陪審員:鱷魚掉眼淚」

繼Amber Heard接受美國電視台NBC訪問後,美國ABC News晨早節目Good Morning America,爆炸性地訪問了案中一名男陪審員。他直言陪審團認為她在庭上所流的是鱷魚淚,而對於她在審訊中望向陪審團的眼神感到極不舒服,所以沒有任何一名陪審員相信她。

該名男陪審員表示,「她的故事很多部分都說不通的⋯⋯大部分陪審員都認為她是具侵犯性的一位。她的哭泣、面證表情,望著陪審團的眼神,令每一位陪審團都感到極度不舒服⋯⋯她回答一個問題時會一邊哭著,但兩秒之後,又變得冷冰冰⋯⋯”

“A lot of her story didn't add up... the majority of the jury felt that she was the aggressor. The crying, the facial expressions that she had, the staring at the jury. All of us were very uncomfortable... she would answer one question and she would be crying and two seconds later she would turn ice cold...”(成段嚟,費事斷章取義)

「我們當中有人用鱷魚淚來形容。」他說。

“Some of us used the expression crocodile tears.”

對於Amber Heard認為這是社交媒體審訊,他表示自己完全不使用社交媒體,另兩名陪審員也沒有Facebook和Twitter,其他陪審員則強調不要提及該些內容。因此他認為,社交媒體對判決沒有任何影響,而陪審團是基於證據作出判決。

他認為,Johnny Depp 的法律團隊的確比較精銳,而案中的重要的轉捩點,就是她承認沒有履行捐出700萬美元贍養費的承諾。她曾公開表示「放棄」、「捐出」和「全都沒有了」,但事實卻只捐出一少部份,在作供時,又不停交換使用「承諾」和「捐出」兩個字眼。

「去到最後,大部份陪審員認為Johnny Depp的說話較為可信」他說。「他在回答問題時比較真實,情緒狀態整個過程非常穩定,但我認為事實上他們互相對有傷害對方,但這並不會令他們有雙方有任何對或錯,但要推到她所聲稱的程度,就生不到有證據證實她的說話。」

相信遊位陪審員所說的話,亦是大部份人心目中的說話。因此法律以陪審團代表「合理的人」作判(reasonable man)就是這個原因,只是有些人永遠看不到當中的核心。

後記:美國法律制度真係有特色,連陪審員都可以訪問!

#鱷魚掉眼淚

#都話over咗

新聞連結: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923313/Depp-v-Heard-juror-says-none-believed-crocodile-tears.html?ito=social-facebook&fbclid=IwAR1xbjm9BD4w6IukW_qAOnbAaQfcULzIvIAK-RmTjsmut0fh6My8O5-3tYs#l4h5ue9momdo44qxugp

請支持本人創作!已開設平台Buy Me a Coffee。可選擇一次性付款買咖啡支持,每月長期支持,或者付費inbox查詢交流。詳請留意以下連結: https://www.buymeacoffee.com/GBHKHelloBilly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