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大家等了我在康橋詩魔上身很久,但詩興和靈感,往往要由環境和事物觸發。今日陡步遊覽康河上的幾條橋,就給我看到遊客在意境浪漫的河上,泛舟吃麥記的奇景,將劍橋的文化氣息與速食文化,提升至另一境界。我站在橋上看風景之際,見此情此景,即感詩魔上身。他在今日在康橋,見證到此等的文化變化,也不禁留下千年之一嘆。於是交託本人代表發表新作《炸別康橋》:

輕輕的我餓了,正如我有備而來;

我輕輕的招手,掏出西餐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套餐中的薯條,

茄汁裡的豔影,像我的胃液蕩漾。

漢堡上的青瓜,油油的在芥末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我甘心吃一頓漢堡!

那榆蔭下的一彎,不是小橋,是金拱門,

揉碎在油炸間,沈澱著油脂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薯條,向茄汁更深處漫溯,

滿載一包薯條,在茄汁斑斕裡入口。

但我不能停口,悄悄是薯條的消失。

詩魔也為我沈默,沈默是今日的康橋!

悄悄的我飽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指尖,不帶走一點薯彩。

#康橋上的金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