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港人耗盡儲蓄成無家者 有人擔心大量港人聚居之地易生社會衝突」

BNO計劃由LOTR至簽證計劃正式生效至今已有一年多,Skys News的社會專題組透過訪問真實的個案和協助港人定居的人士,刻劃出移英港人面對的種種難題,但特別點題出在BNO大門打開以後,協助港人定居的人士擔心、大量的新移民會做成地區資源和設施緊張,如不妥善管理和分配資源,容易與當地人產生隔閡。

移英13年Richard Choi,現正協助港人定居。他所居住的Sutton是一個非常熱門的港人落腳地。他表示,在疫情封城措施,當地市民走到市中心的購物街上,會發現多了很多中國人和香港人面孔。

「如我們不平均地分配資源,那意味當地人可能會感到憤怒,容易𨘥成社會衝突。」他擔心說。「新移居人士可能會面對社會衝突甚或歧視,不少人會視他們為「搶飯碗」的競爭者甚或敵人。」

記者在文中表示,與Richard走在Sutton的購物街上,不用多久便碰到來了兩星期的黃氏一家。他上前自我介紹,得知夫婦二人與五歲的女兒,是首次到英國,但早已有親友到來英國,尤以Sutton為主。他們的女兒已找到學位,但知道有人仍然為子女入學而奔波。

報道指,Sutton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容易往來倫敦之餘,但同時令人相信會有較好的學校和較大的居住環境。說到住屋問題,不少人就因為沒有信譽紀錄而須繳付一年租金。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直言,「Sutton的住屋需求相當大,但房屋供應相當有限,當她發現在當地找住屋一點都不容易時,慶幸及時得到教會幫忙解決。」她與兒子來到英國,丈夫則在香港照顧年老的父母。她感覺到很多當地人都歡迎香港人,但也有著同樣的擔心,「如果有很多香港人來到同一個地區,可能當地人會感覺到工作機會、學位和其他資源被分薄。」

選擇用假名的Raymond,帶著太太和年幼子女來到Sutton。他家中放著的玩具中,有香港的小巴模型,象徵著他們所遺下在香港的生活。他表示「一點都不感到後悔,他由壓迫的環境來到後如釋重負。最後,我們終可長遠地計劃未來,可以不用擔心子女教育。我不是要他們入牛劍。我意思是不用再擔心他們被洗腦,可以在健康環境下接受教育。」

在工作方面,由於不少資歷在英國都不被認受,估計有4成人選擇創業。來了9個月的Eric,之前也未曾來過英國。他放棄了在港的茶葉生意,但帶來了企業家的精神。他決定在英創辦奶茶業務,現正在申請牌照當中。他未太有信心以英語溝通,但他正在努力學習當中,亦明白要真正融入,就必須要作出改變。他希望港英雙方可以做到互惠互利,「香港人可以引入投資和新意念,而另方面我們也非常感謝當地社區,為我們提供安全的居住地。」

不過,就不是人人都前途那樣樂觀。Enoch(假名)在去年BNO計劃開始前,在幾天內便搭機來到英國(相信是指LOTR),但當時遇上封城等限制措施。一直找不到工作的他,現已花光了一萬鎊儲蓄,正在掙扎求存之中。他現在是一位無家者,要借宿朋友家中,睡在地下或沙發上,平日靠食物銀行和接濟解決三餐。

「我在兩三天內執好行李,帶著希望來這邊重建新生活,但現實太過殘酷。」他說,業主往往要求收入證明,而他又未能申請NI找工作。(呢個解釋過好多次,不重覆了。大家自己思考)「坦白說,我在香港有著美好的生活,決定過來是擔心被迫害。」他覺得被英國政府出賣,因他無力支付簽證和相關的醫療付費,覺得簽證是為富人而設。(文中沒解釋他沒錢申請簽證,在LOTR完結後的居留狀況)「我看不到將來。我每一天都在掙扎。我將要到哪裏睡,我明天要去哪𥚃?我已經失去希望。」

內政部回覆查詢時表示,面對經濟困難的BNO簽證人士,可以申請改變不能依靠社會福利(No recourse to public fund)的定居條件,而這個定居的路徑,已經相比起其他簽證更為便宜。

除地區資源分配可以引起衝突以外,中港的關係令問題更添複雜。在倫敦北部的Hackney Chinese Community Services的迎新茶會中,記者訪問了Jabez Lam。他認為,當地親中的華人團體和商界就未必歡迎香港人,並營造了敵視的氣氛排斥港人。網上已見有言論呼籲不要聘用港人和不要跟他們做生意。

報道認為,這正正是因英國向前殖民地的港人履行諾言,令他們選擇在英國而非中國作為他們的未來,而造成的巨大矛盾。

報道非常詳盡,上文只能節錄部分重要訪問內容:

https://news.sky.com/story/hong-kongers-warn-of-social-conflict-as-new-arrivals-to-uk-struggle-to-find-jobs-housing-and-school-places-12491700

#依報道直說

#不評論不分析

#自己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