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應該感到新年快樂⋯⋯」

又過了一年⋯⋯除夕總覺得要回顧一下。回溯去年頓感失去的、永遠要記住的實在太多,然後已經不敢再想下去。轉個角度試試在自己去年寫過的文章中,找回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新聞圖片,馬上又想起阿富汗鋸齒鐵線上軍人抱起的嬰兒。然後,又好像在最沉重的一年,顯得太過沉重⋯⋯

輕鬆一點的有女皇G7峰會以長劍切蛋糕,肥波G21作勢向馬克龍「開拖」,還有拜登向肥波施以「化骨綿掌」令肥波面露的趣怪表情。然後,這兩天又不想笑了⋯⋯

索性像傳媒一樣把照片都列出來,讓網友來個全民投票?但大家還有這樣的興緻?

然後,我望著女皇在菲臘親王喪禮上一這張經典相片。女皇在古老教堂中伴以空椅的寂靜,在至親喪禮上只得一個一的孤寂,營造了一份在深遽淒美的意境,散發出一股像哀怨的歌聲在教堂內裊繞的空靈。

隨後,其他家人與朋友進場,但因為要遵守社交距離法規,還是要與年老的女皇隔開而座。獨個兒坐在一角的女皇,把手袋放在自己的鄰座,內裏有她特意帶來的親王手帕。這是她為一場逾七十年的初戀,送上最私密的懷念與崇敬。

無論你面對任何逆境,哀傷去到那樣的境地,即使一切已無法改變或已失去一切,我們仍然要像女皇緊守崗位。當你以為去到無能為力的時候,你仍然可以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在萬劫不復的困境,你的心底深處仍然可以永永遠遠地保留著一份最私密的崇敬。

除夕應該要快樂,新年也應該要快樂,但我已說不出送舊迎新⋯⋯

#除夕快樂

#預祝新年快樂

經典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