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了小列女的家長會後,從老師口中,了解到她在學習上的對自己要求,產生了過渡的壓力。於是就趁著周末的假期,好好跟她傾談一下。

「老師話你而家好認真同努力學習喎?!」我先認同她的努力,才帶入話題。「不過,你以前喺香港都唔係咁,點解嘅?」盤問從來都是從旁敲側擊開始的。

「以前淨係讀的資料同圖片,叫我哋讀一次,然後自己讀咗就考試。而家好似科學咁,會一齊做實驗,一齊睇住每一步點做同點解。歷史史科老師講完背景後,又叫我哋自己搵資料,我覺得有趣好多⋯⋯」她盡力地解說。

「我就係想見到你咁樣學習!」對於這種學習態度我當然要嘉許一下,而且也樂於見到她找到適合自己的學習和教學方法,心𥚃也禁不住膚淺地想到昂貴的學費可沒有白花了。

「不過,老師話你俾好大壓力自己喎⋯⋯」我試圖引入正題。

「咁我真係想自己做好啲嘛。你同媽咪話學費好貴,我驚你哋會嬲吖嘛!」想不到她一句就打開心窗,直接說出感受。

其實即使她不說口,答案我也早已預計得到。讀書的壓力從來不是來自自己就是父母。華人世間每多虎爸虎媽;外國的孩子也想make dad and mum proud。

在香港近年的環境下,我跟不少人都一樣,提早了送子女到英國讀書的時間。我也無奈地走入了這個雙城故事。「雙城」的本義是希望兼顧兩邊的工作和至親,但兼顧的背後其實是每邊犧牲一半,甚或更多⋯⋯

雖然,學費早有預算,但對於我們的家庭來說,也不是一筆少錢。兩口子在英國留了半年,面對著收入減少。過一陣子回港,又擔心工作和生意機會都流失了,內心難免忐忑不安。當你在假期看到女兒,只是呆在沙發上玩手機的時候,你便會忍不住告訴她,花這麼多錢到英國留學,並不是讓她玩手機的。然後,就會用各種方式,跟她約法三章,希望她好好讀書。久而久之,便不自覺地成為一種壓力。

「因為我哋見到你放假淨係玩手機,先會鬧你啫!」我也必須向她坦白。「咁我係學校無得玩手機,讀書又真係專心好多。」她亦坦白承認。

「Daddy見咗老師。老師親口話俾我聽你好勤力。而家我知你喺學校點樣學習,已經好放心。你只要努力學習,成績係其次,也不用太著意分數。」既然,大家都說出了心底的話,我便要替她減減壓。「但評估同考試嘅時候,當然都要盡量發揮你學到嘅嘢啦!」我當然要說清楚不強求,並不代表沒要求。「對自己有要求係一件好事,但如果要求變成壓力,令自己唔敢犯錯唔敢嘗試,咁就會影響學習同進步。」我再補充。

我心底裡也知道,在這個雙城故事裏,女兒也有很多要承受。過去一段時間,我們一家在英國,女兒的心情特別愉快,但知道我們差不多要回港時,就開始顯得情緒化。我也藉著這次對話再次告訴她,這是迫於無奈的決定和選擇,而且父母可以放下工作半年,其實已經很幸運。尤其在疫情下,很多香港留學生,可能半年甚至一年,也見不到父母。

「我其實明白㗎啦!只係有時唔開心,會忍唔住喊⋯⋯我無事㗎啦,你哋放心返香港啦!」小列女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用力的拖著我的手過馬路,步向我們最愛一起逛的書店。

當子女的藍色大門關上以後,站在門外的你,只得靠門內的人,告訴你子女的經歷與感受。如果你不找方法讓子女打開這道藍色心扉,大門打開時,你又不趁機走進去去看看,當時間晚了,為了保安理由門外會再關上一道藍色大閘。當你發現你呆站在大閘的時候,你只落得默然低首,才發現到連敲門的機會也沒有。

#藍色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