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集提到我已提早了4小時到達機場,但仍差點上不了機,那天在機場的經歷真的令我差點發瘋!

Lagos是出了名的「堵城」,因此我們在起飛前一日特意在機場附近租住酒店,以確保第二朝一早可以五點前到達機場, 同時我又先在網上選取座位,希望在機場的手續能盡量簡化。我們到達機場時,航空公司櫃檯才剛開始辦公,而當時排隊的旅客不足10人,我當時心想我們是第一批到達的旅客,事情應該會順利吧。

由於全球疫情的關係,各航空公司都在登機櫃檯前加設了一個關卡,讓地勤人員檢查各旅行的文件,確認旅客符合轉機及目的地的入境要求,才會放行上櫃檯拿取登記證。

在我們到達檢查櫃檯時,航空公司職員看了一切文件後問我拿Covid Test檢驗機構的ISO certificate,我當時手上沒有,因之前離境回港的朋友也沒需要提供,我在香港政府網頁的入境要求也看不到有這項規定,加上我做檢測時要扭盡六壬才能看到那證書,所以檢測機構當時沒有給我副本。但航空公司職員說那是香港政府新增的規定,叫我打電話給那檢測機構,讓他們給我發email,我能提供soft copy也會給我放行。可是,當時是當地時間的早上5:05 ,檢測機構根本未開門。

我當時立即在看香港政府的網頁,看看是否新增了這項規定,結果在很不顯眼的地方真的發現是增加了要求。但同一時間,香港政府網頁亦表明,「一份顯示該化驗所或醫療機構屬ISO 15189認可,或獲所在的地方的政府的有關主管當局承認或核准的證明文件,可以是「認可證書」、「遵守條例證明書」的副本,也可以是從相關主管當局官方網站列印的資料。」。看到這裏,我立刻將尼國政府認可的檢測機構的名單,在機場打印出來,再呈上航空公司地勤人員。怎料,航空公司職員說,他們收到的內部指引,是一定要一張獨立的ISO 15189 certificate or Certificate of accreditation,其他的資料一概不接受。換句話說,航空公司的要求比香港政府的要求更嚴格。

我無計可施之下,唯有硬着頭皮打電話給檢測中心的職員(幸好當時留了他的聯絡電話,或許那是我的第六感,因心底裏也擔憂在機場會出事吧),請求他將那張認可證書發電郵或WhatsApp給我,否則我便不能登機了。幾經擾攘、打了無數個電話及漫長的等待後,我終於在3個小時後,即上午八點收到檢測機構的認可證書副本,那時距離預定起飛時間已不足一小時,於是我立即去打印出來再沖到櫃檯辦理登機手續。

以為這樣我就可以順利拿到登機證嗎?錯了!航空公司職員的要求真是變着花樣的在玩。由於飛機快要起飛,之前跟進我個案的職員已經入了禁區,所以由另一位地勤人員為我檢查文件,他看了所有文件後, 竟要求我提供一份由政府發出的 “certificate of entry”, 否則便不能讓我登機。什麼? Certificate of entry?! 我從未聽過有這樣的要求,為什麼香港居民回香港要有香港政府發出的Certificate of entry?究竟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我在香港政府網頁由頭到尾再看了幾次,也找不出這個要求,不論我跟他們怎樣說,他們也給我同一個答案,就是沒有那張Certificate 便不能給我boarding pass。而同一時間,我聽到有地勤人員在背後大叫counter closing soon,那一刻我真的着急了!

可能是他們迫虎跳牆吧,我面對眼前這個地勤人員的傲慢態度,我覺得再跟他糾纏下去,我便一定上不了機,所以我決定豁出去,不再用禮貌的、有商有量的態度去跟他磋商,轉移用了非常強硬、強悍、甚至有點咄咄逼人的態度去呼喝他,然後用盡了我一切的辦法去逼他找當值最高級的經理出來跟我對話。當值經理出來後,仍然跟我說同一番話,說他的職員是按要求要我提供Certificate of entry ,然後才可給我登記證。我給他看香港政府網頁的要求,他竟看也不看,然後說他們只是因應各國政府的入境要求的指引去辦事。

那時我是真的抓狂了,我很大聲的呼喝他,叫他拿出他內部的指引來給我看,看看是那一點規定要我提供Certificate of entry 。可能我當時是真的太凶狠了,對方迫於無奈叫職員拿出了一個幾寸厚的Folder,內裏裝有全世界各地的入境要求的指引。就在那職員找到了證明我需要提供Certificate of entry的指引給我看時,我看到那份指引是入境泰國的要求!是泰國!是泰國!是泰國!於是我差點吐血地跟他說,這個要求是泰國政府對入境泰國的旅客的要求,但我是去香港呀!然後,地勤人員竟然一臉無辜的看着我說: “Hong Kong is a city in Thailand , isn’t it?”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對他破口大罵,然後我斬釘截鐵地跟他說, “Hong Kong is not a city of Thailand! Stupid! Give me my boarding pass now!”

最後,我在9:40才拿到登記證,那時已比預訂起飛時間遲了差不多1小時。我一拿到登記證便有另一位航空公司職員叫我跟着他行。那職員一路引領我們通過入境處及海關,以便我們能在最快的時間到達登機閘口。可是好事多磨,我們在入境處辦理出境手續時,在已提供了我的結婚證書、尼國的臨時身分證及臨時了三年多的Nigerian wife temporary card (是的,等了三年多仍沒收到一張正式的綠卡!)的情況下,入境處職員竟仍要求我出示尼國護照才能出境。

我及孖寶根本從來沒有入籍,獅子王亦從來沒想過要為我們申請尼國護照,因那本護照實在等同廢物,去那裏也需要簽證,所以根本不會花時間精神金錢去申請。再說,我們一開始已決定等待孖寶在尼國完成小學課程後,便會回歸西方文明國家,那又怎會申請尼國護照呢!最後,入境處職員請來了高級主任,那主任要我當場打電話給獅子王;他們用Igbo說了一輪後,那主任指示入境處職員予以放行。之後我問獅子王,他在電話跟那主任說什麼?他說他一早已為我們申請了護照,但尼國全國也因造護照的物資短缺了很久,所以一直也沒能成功辦理。由於那是事實,是尼國政府理虧了,加上那主任確認了我是真的嫁了尼國人,所以才會輕易放人。救命!造護照物料也可長期短缺,真的是什麼鬼地方!

過五關斬六將後,我們終於成功登機了。當我及孖寶坐在飛機上,一顆心才穩定下來,確認我們是真的能回香港了!

#我本來很溫柔係低能嘅尼國人迫虎乸跳牆

#擾攘5個鐘先成功登機真係人都癲

#無必要都唔想再同尼國的航空地勤人員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