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媳婦黑化進程

(二)尖酸刻薄又虛偽的表姐

進入客廳後,獅子王將我介紹給Doctor及Auntie P,我恭恭敬敬地跟他倆打招呼; Doctor 一臉慈祥,但由始至終都攤坐在小梳化上,沒有起來。獅子王說他年紀很大,已差不多80歲,身體又不好,從梳化上站起來需要兩個人攙扶住,所以他不是在擺架子。而Auntie 之後跟我招手,著我行過去坐在她身旁。

Auntie對我算是客氣,她簡短問了我的一些背景及婚禮安排後就沒再多言。當我送上一套不便宜的中式筷子套裝作見面禮時,她禮貌地微笑收起,口裡盡說著客套話,說我快是自己人了,不要太客氣。但我察覺到她有一秒的嫌棄神情,但那眼光一閃即逝,沒認真留意的話是絕不會察覺到的。我估她應該是覺得我送的筷子套裝是便宜貨,或是平日不吃中餐所以不合用,但礙於初見面,對我的背景未能完全掌握,為免下錯棋所以才沒給我臉色看吧。後來獅子王說,Auntie一向勢利,是典型的「豪門」厲害角色;她一早將仔女送到美國讀書,每年暑假回尼國時,她也極力用不同藉口阻止仔女跟其他窮表兄姊妹一起玩,務求他們沒機會建立感情,免得仔女會蝕底;但對在美國居住的子侄呢?她又可以很慷慨大方。面對尼國親戚朋友的要錢要求,她也可以一一用極體面的理由去拒絕而不得失人。Auntie 行事手段真是極高明,我聽到時不禁由衷佩服她,真的很想拜她為師呀!

獅子王續說一班尼國表兄弟也是成年以後再回想,才明白Auntie其實一直在嫌棄他們;但亦因為這行徑,她的仔女跟尼國同輩表兄弟都沒有太大連繫,更沒什麼感情可言,所以到她的仔女都大學畢業及成家後,auntie決定跟Doctor回到尼國定居,希望為仔女製造多一點回尼國的理由,努力培育「遲來了的根」。那一刻,我有一點不安,我好像隱約看到獅子王心底裡回尼國定居的渴望,如果當時大家認真地傾這個問題,我真是怎也不會答應,甚至可能因此而逃婚!

在場另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女,原來是獅子王表姐K,我第一眼見到K時就即時聯想到女巫版Betty Boop,還真不知是她不懂化妝還是相由心生。我很記得K當日的裝扮:一頭all back非洲長辮子,一條長而幼的眼線從眼頭畫向眼尾再在眼尾向上勾、鮮豔的粉紅色眼影、長而濃密的假睫毛猶如一大把羽毛扇一樣掛在眼皮上,高而畢挺的鼻樑,配上鮮紅色的唇膏及靈堂上紙紥公仔式的胭脂,加上貼身低胸「露北半球」T-shirt 配三角骨貼身牛仔褲,那造型真的是看一眼已印象深刻。

K的父母及弟妹之前在Auntie P的財力幫助下,已移居美國生活,但唯獨她申請移民簽證時卻被拒,所以她孤伶伶一人跟隨Doctor 、Auntie及另一個母親早亡的表妹S在大宅中生活。也不知是否她對命運心生不忿,我總覺得她說話時尖酸刻薄,表面在關心人時,骨子裡卻有骨落地,總之就見不得人幸福似的。由於獅子王事前沒說清楚K也在那裡住,所以我沒準備見面禮給她,亦因此我最後連S的見面禮也沒送出去,免得有比較便有傷害。

K對我很好奇,不停在查我家宅,甚至在問到我的工作情況時,直接問我的月薪多少。我愈聽就對她愈反感,但不好意思直接說她,所以用眼神向獅子王求助,可惜獅子王當時太遲鈍,沒及時來營救,所以我只好一直敷衍地跟她對話。或許是K覺得可以從我身上拿到好處吧,所以對我甚是熱情,更不時在我面前叮囑獅子王要好好對我,不要辜負了我。但言談之間,她卻有意無意地說,她認為做人老婆一定要事事以老公為中心,待老公的家人要盡孝,而我雖來自香港,但我嫁入獅子王家就要遵循他家的文化,要將香港那一套拋諸腦後。總之,就是要我在她一家人面前一直謙卑,她們說一我不能說二,她們叫我行時我不能坐。但其實,她是哪位?憑什麼在訓導我給我下馬威?而且她當時仍未嫁(註:十多年後的今天也未嫁),她真的知道怎樣做人老婆嗎?可是,當年的我太善良,也從沒跟夫家人過招的經驗,所以即使心裡有氣,我還是忍著沒發作,一副乖巧又聽話的模樣繼續聽她癈話。

但估不到,我對她一直忍讓,她還是背住我教獅子王一堆荒謬的御妻之道。據獅子王後來跟我說,K教的御妻之道有三個重中之重的要點:1. 財政權不入我手,同時我的薪金應上繳由他處理;2. 有事時不能遷就我氹我,凡事要我先低頭,那樣我才會聽聽話話地做個賢妻;3. 時刻提醒我要視獅子王家族中人為至親,至親有任何需要也要毫不猶豫及無條件地幫助。K更說,只有這樣才能駕馭我一世,那也是讓這段異國婚姻能一直走下去的重要因素。看到這裡,你們反了白眼拍了枱了嗎?

K這樣教獅子王,真的是多X謝她!但話說回頭,如果從不知道她教的御妻術,我可能也一直在獅子王家族中做個溫純好家嫂,凡事退一步海闊天空。K的御妻術是真的對我起當頭棒喝之效:我要為自己而活,不要迂腐地善良,也不要被欺負了也在啞忍。

待續

~~~~~~~~~~~~~~~~~~~~

#最憎旁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有本事就當我面講我是非

#相由心生此言不虛

#做人要善良但前題是不能被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