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thletic文章:Why splashing the cash this month may be easier said than done for Newcastle

*圖為紐卡索球隊部分持有者兼董事會成員Amanda Stavely(右)及Mehrdad Ghodoussi(左)

油王進駐後,現在就是新世代紐卡索迎接的第一個轉會窗。紐卡索想要用穩健的腳步建立出一支足以挑戰歐洲的球隊,但現實的降級危機卻讓他們沒有時間仔細選擇踏出第一步的方向。在疫情的影響下,原本已經相對不這麼熱鬧的冬窗更大幅度的嚴重縮水是可以預期的,種種不利因素纏身的紐卡索會如何面對殘酷的轉會窗?

歡迎來到足球世界,沙皇。

紐卡索需要哪些球員?

首先是最大的問題—防線,這個位置需要的支援可能不只一名。理想的狀況最好是能夠舒服持控球的中後衛更好,熱刺的Joe Rodon、里爾的Sven Botman都是可能的人選。

還在防線,這次來到邊路。理想的狀況最好是能夠同時協助進攻端的邊後衛更好,馬競的Kieran Trippier是現在已經快要談成的交易。

如果還有餘裕的話,中場也是個急需要補強的位置,把野心放的大一點的話,PSG的Georginio Wijnaldum有沒有機會重返英超?

最後的最後,因為Wilson受傷,紐卡索可能還需要來個救火的前鋒?

好!購物清單完成!開始大撒幣吧!

然而,現實世界從來都沒有這麼簡單,現在的紐卡索是個大家都知道的大金庫,而且目前紐卡索根本沒有任用一名體育總監來協助操盤,只有臨時找來的「顧問」(consultant)可以給球隊一些大方向。看著這樣的狀況,母球隊、球員、經紀人無一不想趁機薛他們一筆。

除了可能被當盤子的窘境外,紐卡索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降級危機。

降級疑雲壟罩

先從英超的其他球隊講起,以他們的立場來看,紐卡索是未來的巨大威脅,現階段若沒有嚴重的財務危機(英超目前也剛好沒有),可能根本不會想要把球員賣給紐卡索,幫助他們成功保級;球隊也不需要擔心球員大鬧更衣室要求轉會,畢竟對象只是支明年很有可能降級的紐卡索而已。

再來講到球員,面對一支明年可能不在英超的球隊可能都會興趣缺缺,那麼紐卡索又怎麼樣吸引球員加入?降級後觸發的買斷條款是很有可能的選項,萬一紐卡索降級,明年只要有其他球隊提出訂出的價格,那麼紐卡索就必須同意放人。這麼做有不少的隱憂。

  • 表現不好的球員可能會離不開,因為根本沒有球隊想要他。最後留了一個不願意待在英冠的球員搞得隊內烏煙瘴氣

  • 買斷條款可能會讓紐卡索的轉會嚴重虧本,在英冠財源急遽下降的環境下,可能很難維持住FFP的規定,所以球隊很有可能會用降級降薪的條款來平衡財務收支。不過,新來的球員,甚至是實力遠高於英冠的球員願意簽下這樣的合約內容嗎?

球隊不缺錢,但缺少大量積分,深陷降級危機。英超的歷史上有沒有案例可以當作參考?

以古為鑒

有,2013年的QPR在冬窗開啟時排名墊底。先破了第一次隊史轉會記錄,從馬賽簽來了Loic Remy。接著又在同一個月第二次破隊史轉會紀錄,用6年的合約買下28歲的Chris Samba。

當時的Samba被球隊告知降級也不會降薪,這也是他願意加入QPR的部分原因。然而,跟其他球員不一樣的薪資待遇,是不是有可能造成更衣室紛爭?

“The dressing room was like hell. It was very fragmented by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alaries.”

「更衣室就像是地獄。球隊因為薪資的差異而顯得支離破碎。」這是Samba給出的答案,而他也在短短的六個月後,由於QPR降級而轉會再次回到母球隊。

這對Samba、對QPR可能都是個不幸中的大幸,至少他們能在不愉快的合作後順利分手。2013年的QPR逃過了可能的財政崩潰,那麼2022年的紐卡索能夠利用什麼方式以古為鑒,在這次的轉會窗避免風險呢?

可能的解法

最直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用租借的方式避免風險。半年的引援來幫助球隊度過眼前的危機,救火失敗彼此好聚好散;救火成功彼此合作愉快(去年的Willock就是成功範例)。更好的狀況或許能夠加註買斷條款,或是有創意一點,成功保級的話就觸發轉會。(底線部份是我自己靈光一閃的想法,實際還是得看球隊與球員間的細部規則是否可行)夠高額的租金可以吸引母球隊放人,這也是紐卡索的一大優勢。用短期的租金與短期的薪水換取短期的救火任務,不會有長期合約綁住球員、綁住薪資的風險。

當然,這不會是長久下來的方法,過多的租借只會讓球隊每年都被重新打回原點,完全無益於建立球隊的目標。若是在母球隊願意放人、球員願意用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合約加入、且紐卡索對這名球員的長期計畫有所規劃,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直接轉會絕對是更有幫助的,即將完成的Trippier交易案就是紐卡索很好的第一步棋。

回到原點,回答紐卡索眼前最重要的問題,他們要怎麼樣度過降級危機?現有的球員才是保級的重點,他們需要更多球員出現像Joelinton的顯著進步。轉會當然也是必要的手段,但操盤難度頗大,很難讓紐卡索有太巨大的變革,再者,面對這隻大肥羊,許多球隊都想要趁機賺一筆,紐卡索的交易必須盡快完成,愈晚就愈容易出現Alexis Sanchez一般,大合約、高轉會費、低回報的悲劇。

給紐卡索高層的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慌張的情緒也在一分一秒的增加。

想不到吧,沙皇?足球世界可不是個用錢就能買到成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