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就挺突然的。

儘管怨聲載道,但球隊老闆Boehly做出這樣的決策還是有他的道理。

Tuchel執教的100場比賽中,要說他在進攻端的策略不是沒有,後場傳控吸引防守後,長傳前場發起進攻是主要的威脅來源。最成功的時期莫過於剛接掌兵符,那段衝刺歐冠黑馬的時期,Werner的聰明跑位拉邊創造空間、Havertz來做為終結點、Mount負責找到空檔的隊友,並且前場3人能夠自由換位,更加深了對手盯防的難度。

不過,這種套路得到成功之後、成為奪冠熱門之後,勢必得面對對手低位防守(aka大巴)。其實我在21/22賽季的排名預測中就有對Tuchel體系破大巴的能力提出一點質疑了。

而Tuchel也並非躺平等死、單靠防守撐腰。James的功能性愈來愈強,如今不只是執行著右翼衛的工作,已經成為一名全方位的足球員了。還有Kante插上、還有Rudiger持球推進、還有AZP偶爾闖入禁區添亂。

看似前景一片美好,但他們踢著曼城流派的球風,事實是後場的穩定傳控依靠的是人數優勢、而非如曼城一般愛玩火的膽識;前場的自由流動不知不覺已經碰到天花板、沒辦法如曼城一般中前場5、6人所有位置都能如魚得水。Werner逐漸被棄用、Lukaku更是一場大悲劇,慢慢的,切爾西進攻端的卡頓感逐漸成為球迷的共識。

再來是防守端,這是Tuchel體系之所以成功的重要基石。他執教切爾西正好100場比賽,前50場24顆失球、31場零封,神來擋神、佛來擋佛、滴水不漏;後50場53顆失球、18場零封,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脆弱不堪。

不對,每場失1球左右絕不是什麼糟糕的成績,但頂尖的防守端的確是切爾西能夠做到、並且足以藉此得到成功的重要元素。

進攻端找不到解法,自信的防守端更是大幅退步,記者會卻總是只說著「球隊沒有幹勁、球隊沒有贏球的慾望」這類空泛的說詞。最後再加上Ziyech、Pulisic等人始終看不到能夠用表現回到輪換名單的曙光,讓更衣室出現許多不穩定因子。

人的耐心終究會用完的,偏偏Boehly和前任切爾西老闆Abramovich一樣沒有多少庫存。

Boehly做出符合邏輯的決定,卻不代表這個決定能讓多數球迷買單。

他拯救Lampard麾下平庸的聯賽表現,半季拉尾盤,將球隊重新擠進歐冠席次。

他是帶領球隊奇蹟般拿下歐冠獎盃的功勳教頭。他是當年三度擊敗曼城的(私心)狡猾對手。

他在前任老闆Abramovich被資產凍結的動盪時期,成為穩定軍心的精神領袖。

要不是Tuchel獲得的半季成功,「爭冠熱門」這樣的野心根本就沒有資格存在於切爾西球迷心中。他是將切爾西與曼城、利物浦兩大強權拉近距離的最大功臣。儘管去年第三名的成績差強人意,英超冠軍頭銜最終還是非常遙遠,但正是Tuchel給了切爾西球迷無限希望。

將不切實際的幻想昇華至肉眼可見的理想目標。

這樣的成就,還不夠偉大嗎?不夠讓他延長挽回低潮的時間嗎?

也許對Boehly來說,這些都是前朝的事情了,接管新球隊之後,好感度什麼的,一切重頭來過。不過,即便完全抽離情感面,在商言商、冷酷地看待Tuchel新球季的表現,這項決策仍然有太多令人質疑的疑點。

首先是新球隊的建隊過程。因為先前管理層的疏失,讓Tuchel成功帶起的一批後場球員接連出走;中前場則有許多逐漸被Tuchel棄用的球員需要換血。兵荒馬亂的第一個轉會窗,Tuchel也主動跳出來投入到引援的工作中(儘管這不是他有義務處理的職責)。

主帥與體育總監意見不合是常有的事,偏偏切爾西現階段的體育總監正是由老闆Boehly代職。

Tuchel想要的de Ligt沒來,還差點來了他不想要的Kounde。

Tuchel想要的Raphinha沒來,還差點來了他不想要的C羅。

球團想要的Jesus沒來,妥協之後來了Aubameyang。

多次意見衝突之後,為主帥、高層雙方埋下了關係決裂的第一顆種子。

在一批不全是主帥真心想用的新球員到來之後,根本還沒有足夠的適應期(大部分球員都是在賽季開始後才加入球隊,Aubameyang甚至只來了一週),經過7場差強人意的比賽之後,早早將主帥炒掉,是不是太操之過急了?

確定不等這些新球員真的無法適應Tuchel體系再來談下課嗎?

Mendy突然出現的低級失誤,難道和Koulibaly、Fofana等人沒辦法默契配合沒有任何關聯嗎?

進攻端的低迷,難道和Sterling、Cucurella尚未完全融入球隊體系沒有任何關聯嗎?

 再者,球團為了Tuchel,將Lukaku、Werner等人清出,並且讓球隊中有超過3名先發等級的中後衛。做了這麼多迎合Tuchel體系的操作、甚至還有與他談續約的初步想法,「高層早就不信任Tuchel」、「高層其實就是想徹底清洗前朝」這些說法實在很難令人信服。經過7場差強人意的比賽之後,這樣的信任感瞬間蕩然無存,是不是太匪夷所思了?

到頭來,Abramovich將主帥當免洗筷一樣用完就丟的特性,可以說是被Boehly完美繼承了。The Athletic有一篇文章對此事下了一個總結:

「切爾西現在的困境與Abramovich時代實在太過相像,Tuchel成為被冷血清出的最新犧牲者。然而,後續的篇章,很可能會寫出不一樣的劇本。」

最後一句話,我實在沒辦法相信。

說句完全主觀、血流成河的氣話:

我對自己因為Tuchel而不小心對切爾西出現好感的想法感到噁心。

我對自己因為球團易主,認為Tuchel時代將會更加穩固的想法感到可悲。

我再對切爾西抱有任何期待,我就是狗。

美國的球團老闆有很多種類型。

有像利物浦一樣緩慢但穩定進步的類型。

有像兵工廠一樣,要來回徘徊好一段時間才終於發現正確道路的類型。

有像曼聯一樣,一直讓非足球人事掌控球隊,導致球隊不斷原地踏步的類型。

切爾西呢?未來會怎樣沒有人知道,我只知道他們的第一步棋下得非常糟糕。

 .

「然而,後續的篇章,很可能會有不一樣的劇本。」

期待Potter吧!

關於Potter的文章正在著手進行中,反正週末沒英超,我很閒😂

篇幅夠的話會放運動視界,個人意識太強、或篇幅不長的話會丟Instagram,期待一下嘍~

 .

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