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翻譯至今已有一段時間,對於老人家不會說英文的事情我可以理解、沒有問題,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年輕人連基本的英文都不會講實在是說不過去。不管他 / 她們來美國的理由是什麼,不找機會去學語言、就是把自己的能力、生活限制住了,再怎麼努力發展都有限。

別人問我做什麼工作,我說是全職口譯很多人都驚呆了,怎麼會有口譯工作八個小時的?都是工作最多兩個小時後就得休息一小段時間、然後再繼續。所以工作大約兩個小時左右我都會需要休息長一點的時間、讓腦子放空。

我的意思是,太多翻譯的對象教育水平太低、沒有禮貌。然後電話又太多、一通接一通不停,腦神經都快燒斷、受不了。

尤其是在描述車禍的時候、情況特別困難。很多時候我連 LEP 的中文都聽不太懂、不曉得怎麼形容的情況之下,還得絞盡腦汁翻譯成英文、而且還要有形象。實在是因為這些 LEP 說話真的很沒條理,在描述的時候又亂跳,好像我們看到了整個經過似的,隨便說個兩三句我們就知道了。再加上對車輛的不了解,也經常性的說不出來車子的部位名稱,我不但得重覆的問、還得猜 LEP 說的到底是什麼位置。真是無言。

總的來說,我並不討厭這份工作,雖然說是幫助別人,但實際上卻有很多預想不到的困難。如果本身的學識不足的話(就像我一樣,有點屍位素餐的感覺)、至少要有足夠的生活經驗才能夠應付種種不同的狀況,否則的話每個個案都是一個挑戰。

哎,大家要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