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章 《闯江湖篇之出发江湖》   

       华夏多名山。风景看人间。

  话说有一座山,虽远离尘世,但也不至于人迹罕至。山上隐居着一武林门派,不是一般住在闹世的那种拼人数的门派。

  机缘巧合,这位狂妄自大的掌门近年收了一位乖巧且桀骜的学生。所谓后生可畏,不可小觑,大有青出于蓝而盛于蓝的趋势。

  真不知是该高兴呢还是该不高兴。高兴的是,这位学生的水平不比掌门自己差了。不高兴的是,这位学生的水平不比掌门自己差了。

  某日上午,春夏之间,风轻云淡,阳光灿烂。少年练完剑之后,去后山摘了一小半篮野果,打算给掌门吃。

  刚回到庭院,只见掌门站在那里赏树。一改平日的随和闲散,脸色有几分凝重。忽然转过身来对少年道:“小鬼,不错。这么快就把本门的剑法都学会了,剩下的就是实战经验了。现在掌门打算派你去江湖历练历练。好让江湖人不要忘了本门的存在。而今千门万派齐出,又怎可少了本门的地位。带上盘缠,三日后即可动身。这几天你也不用练剑了。休息休息,准备准备。”

  “是。”那少年答道。他知道这一天将会到来,只是没想到会是现在,比预料的还快。

  “你稍等。”那掌门说完就进屋去了。过了一会儿,只见掌门拿出一个长长的木匣子出来。

  少年心想:银两放在这里吗?也好。刚好可以背在身上。

  到了跟前,少年发现那匣子的木料细腻油润,且带着一股清香,虽然不识是什么木,却可以肯定是名木。

  正诧异间,只见掌门打开匣子,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把剑。剑鞘古朴简约而并无半分华丽之饰。

  那掌门拿出剑来,放下匣子。沉吟了半会,缓缓拔剑出鞘。随即挥划了几下,旁边树上的叶子被剑气所惊,纷纷扬扬地掉落了下来……又快速挥划了几下,半空中的树叶被舞带到高处,又断为一半的一半,一半的一半,再次纷纷扬扬地掉落下来,漫空飘荡飞舞……

  阳光洒下来,却见那剑身,比常剑阔比常剑厚比常剑长,通体墨黑且泛精光。虽非庞然大物,却隐隐有股山岳在前之凛然感。

  精华与光彩,这是宝物给人的感觉。如果一把剑给人这样的感觉,那么此显然就是宝剑。宝物会让人莫名其妙的习惯。宝剑会让习武之人莫名其妙的喜欢。

  宝物为什么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喜欢?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许有人能解释为什么。

  少年一见此剑,心赞好物。就见掌门收剑入鞘,单手递了过来道:“这把你拿着,常剑不经用,更何况遇到高手。”

  少年料此剑份量不轻,便双手去接。谁知对方一松手,手中之剑忽如大石沉沉直往下坠去。心中一惊,急急运劲手上,右迈前一步才稳住,差点连人带剑摔到地上。

  少年暗自调整呼吸,稳住将浮之气息。心想平日练剑过于注重技巧,以后应该加紧内功之修习才是。

  那掌门脸上闪过一丝奸笑。随即和蔼地拍拍少年的肩,语重心长地嘱咐道:“这把剑就交给你了。你可知道本门的重任。掌门我很期待你能把江湖搅得天翻地覆。哈哈……”

  一副唯恐天下不够乱的样子。

  也不见那少年听后觉着有什么不妥。反听他应道:“是。我一定会让本门的名声在江湖中让人如雷贯耳。”

  掌门欣慰地含笑道:“你随我进来。”

  到了屋里,掌门提起桌上准备好的一个厚布袋递了过来。那布袋被里面装的一块块东西撑得七棱八角。

  “这个是路上的盘缠。你先回去整理整理吧。”

  少年接过。退出厅堂,回了自己住处。

  这不是一袋银子,这是一袋金子。

  其实掌门起初是想给他一袋珠宝的。怕他不会用,把珠宝用得比银子还贱。所以索性给了一袋金子。

  常年在外行走,一袋虽然不算很多,然而也不能拉一车去。

  那成何体统。那会让各大门派误以为你此番是派人去江湖经商而不是派人去江湖闯荡。岂不传为笑柄。

  所以,如果用完了盘缠,那就要想办法去赚。这也算潜规则之一。当然你并不一定要遵守。

  三日后的早晨。少年把宝剑用粗麻袋绑好背在身上。手中提着平日习武之剑,带着包裹。告别掌门之后就下山了。

  那掌门目送少年离开之后,便回到厅堂,泡上热水,开始喝起平时不怎么喝的茶来。忽然觉得四周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变得格外清幽。于是没喝几口就放下杯子,踱到中庭赏树。却依然不禁忧从中来:现今江湖是前所未有的混乱。很多时候不是武功高就可高枕无忧的。稍有不慎,即险象丛生。虽说是挑战,却也是机遇。只能由当事人去面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