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onki(日本唐吉坷德連鎖超市)購得聞名的森永牌牛奶糖(Morinaga milk caramel),左右兩排文字讀起來猶如現代漢語,疑惑這到底是不是翻版,或是華人圈子版。想了想怎麼可能,搜索資料才發現是嚴重誤會,是才疏學淺之故。

牛奶糖是森永製菓於1899年甫創立時的開山產品,是創始人森永太一郎(1865-1937)遊歷西方歸來後所改良而成的本土洋菓子(即sweets,現在多指甜點,但初期也指candy等糖果),也是森永的金字招牌。森永牛奶糖的包裝,百年來一直都沿用再原始不過、有濃厚明治風的設計,古風盒裝版的要貴一點,裡面糖果呈四方形、以錫箔紙包扎,典型的古早味;此外也有塑料包裝版,則和普通一般的糖果包裝無甚區別,任君選擇喜歡哪一種。

爾今,你若拿「滋養豊富」、「風味絶佳」等漢字讓日本人讀,還真會把他們考倒。一是可能念不出來,二則能會意但不全懂,但對於華人來說,一看就能明白,即便過來百年仍如此,意思仍相差不遠。不過雖然讀懂,日本漢字也不能從字面上片面解讀,如「滋養」在現在的漢語理解是補充養分和培養等動詞,但日語的意思是指營養;而「風味」則是指美味,當然無論是日語或漢語也同樣有著趣味、特殊情感等的意思。

現代漢語的大量詞彙,拜日本人所創造的和製漢語傳入而奠定了講現代化之基礎,後來人們基本都忘了許多信手拈來的詞彙,大多都是日本人起初接觸和翻譯洋文獻時,從古漢文中借鑒和創造出來的新詞,最明顯的就是雙音化,即兩字或多字構成一組的詞法。

後來日語的漢字大量簡化、外來詞直接音譯之故,這種早期為華夏各國所共用的文字久而久之也只有中國或華人圈還在廣泛使用。

至於milk caramel何以沒有漢字,其實這款牛奶焦糖在英語世界普遍稱作toffee,即太妃糖,但也有milk caramel等別稱,應該是太一郎直接從英文翻譯過來所致。而自這段期間以降,外來語以假名拼寫和使用已形成一種趨勢,然而這在現代化的規範漢語中不成體統,有也仍是從漢字取義造字拼讀(如引擎、邏輯、沙發...),而非去掉漢字、直接讀原文,除非你是半唐番,或是中文水平不佳才會如此。例如,不然電視機不會念做「特雷微信」,雖然電話也曾被譯為「德律風」,但還是和製漢語的比較靠譜,持續沿用到今天。

但日本戰前的殖民地如朝鮮和台灣等,一般可以直接使用日語拼音外來詞(miruku Kyarameru,韓國樂天牌(Lotte)的牛奶糖的韓語也一樣類似拼讀,須注意的是,日語把焦糖糖果區分開來音譯為kyarameru,和原本焦糖的發音karameru不同),而毋須管它叫做「牛奶糖」。

牛奶糖的定義,當下又有些不同,分別是這種日式焦糖糖果(或太妃糖),也有台灣旺旺生產的牛奶味的糖果。還有另一不甚相關的,是牛軋糖,音譯自英文nougat,最早源自中東一帶,配方多寡不同,用糯米紙包裹,但牛軋糖目前多指以內含堅果和配料為主的麥芽糖,白色與牛奶無關,那是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