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4月24日《檳城新報》刊載了一篇文告,由雪蘭莪各報社聯合闢智書報社等聯名發表,譴責廣東護法軍政府權力被桂、滇軍架空,為了供應軍餉加重稅和開放賭禁,兵禍和天災加劇,搞得當地民不聊生。

粵省外僑呼籲「以粵治粵」才是根本之法,與粵省人民所思所想雷同。這也是後來1920年陳炯明班師回粵主政後,廣受人們歡迎和支援陳炯明驅逐外省軍,並鼓吹「聯省自治」的最大原因所在。

然而,回粵組織廣東政府的孫文卻執意率軍北伐,與陳炯明和粵人所願大相徑庭,於是在直系吳佩孚連絡下,以南北統一為前提,在第一次直奉戰爭擊敗了與孫文合作的張作霖,迎回府院之爭下台的黎元洪總統,並回復民元約法和國會,意圖證明護法大功告成,歡迎孫文等解散政府北上。

在粵議員紛紛北上時,孫文卻仍執意要北伐,並決定罷黜和褫奪不聽從指示的陳炯明的省長職和粵軍總司令軍銜。無可奈何之下,陳炯明發動軍變推翻廣東政府,正式粵省自治。被驅逐出粵的孫文,與多方軍閥如吳佩孚、張作霖、桂滇軍等取得聯繫,準備東山再起。

次年一月,孫文獲得桂、滇軍和粵軍許崇智組成「討賊軍」入粵討伐陳炯明,退守至惠州東江一帶。孫文再度重回廣東組織「革命政府」(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而桂、滇軍和湘軍等再度重回廣東,為了應付龐大的開支,「革命政府」再次加重粵省稅務和開放賭禁,各種名目的苛稅最終引起廣州商團罷市抗議,孫文於是組成「革命委員會」,調派各路軍隊進城「平叛」屠殺廣州商民。

粵人的關切和警惕果真沒錯,粵省一再塗炭生靈,粵人慘遭鎮壓屠殺。可惜,因陳炯明後來兵敗逃亡香港、革命軍成功揮軍北伐統一,種種的憤懣與舊恨,也都成了如煙往事。「廣東王」陳濟棠在革命軍北伐後主政粵省十年,也算是彌補那些缺憾。

(圖:《檳城新報》,1919年4月24日,頁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