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王者》(The King,2017年)的角色是虛構的,但背景是真實的,韓國民主若有它的好,就是能藉著影視來揭露弊政,無畏無懼。有道是改朝換代,但隨著軍人專制的下台,韓國檢察廳一躍而上成為金權政治最嚴重腐敗的高級法治單位。

檢察廳雖經常因懲辦舊軍頭和財團獲得百姓鼓舞,然而相對的互換利益卻是檢察廳裡的精英開始從中獲利,成為民主制度最敗壞制度的肥蟲腐蛆。當中涉及財閥、司法、政客、黑道三到四角關係的集結和鬥爭,部分檢察官結黨以操縱司法為得利和得勢的武器,在權錢利益上佔盡優勢,隨意中飽私囊和魚肉國人。就像古時代天(子)巡狩的監察御史突然變成了「王爺」(王者?),壞的是任意貪贓枉法,無視家國、君主和百姓。

迄今檢察廳都是韓國的雙刃劍,好之則有效於平衡社會的司法正義,壞之則成為危害社會的寄生蟲。說他們濫權,是由於手上擁有司法權,即能以本身的優勢來左右大局和遊走於司法邊緣,藉此主導各階層的生死,即所謂的「判官」。

所以有說,最壞的是軍人暴政、共黨專制等等的武力獨裁體制,但文人政府自古以來何嘗也不是雙手沾滿血和恐怖政治的前車和後事之師?而且,文人政府反復地為權利輪番相繼惡性競爭和替代,最終將國家和百姓推入深淵。現代國家和社會,日新月異,若無有效機制足以抵擋,權力腐敗則更嚴重百倍,無法無天。

如今進入民主化時代,我們還真以為文明化就是進步的象征,孰知這種交相利的形態更加嚴重腐化,現代文明社會人權、民主、法治缺一不可,但國民真正掌握的究竟有多少呢?基於出身、智商、努力、運氣等限制,人生而就不平等,因此能爬上高位的人們,加上迂腐的價值觀,和社會的烏煙瘴氣,一個國家、一等國民,究竟能好到哪裡去?因此歷朝歷代腐敗悠然而生,人們不斷虛無和喪氣,接而將獨裁專制捧上去,也並非沒有道理。

PS:韓國迄今確實還未有檢察官出身的總統,而現任總統文在寅目前在任內正竭盡全力推動檢察改革,這部電影的期盼也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滿是期待改革那天的到來(電影於2017年1月上映,文在寅自上屆總統大選後捲土重來,並於同年5月選舉中當選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