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台灣首開先河,先把必麒麟(或白麒麟、畢麒麟,視什麼方言而音譯之故,William Pickering,1840-1907)送上大熒幕了,而且是由周華健的兒子Andrew周厚安飾演,再適合不過。現實歷史的必麒麟,是出身英國東印度的水手,後來往中國海關任職,精通漢語和南方漢語係方言,混血兒周厚安諳中英文,成長和工作環境的關係,更通閩南語(福建話/河洛話/台語)和廣府話(粵語/廣東話,周華健是香港人)。

必麒麟的譯名取得甚好,人如其名,麒麟含仁懷義,一出身並擁持武備的洋人,卻始終以懷柔為畢生之職。其最稱著的,是曾擔任第一位海峽殖民地華民護衛司(Protectorate of Chinese),為英帝國政府妥善管轄和介入殖民地華人事務的英籍高級官員。但東南亞史者很少將他的身世放寬來看,其實他後期的非凡成就,是其早年在清廷台灣省的關務、洋行進行稽查和探險工作時,所累積和磨練出來的。

必麒麟會改派殖民地政府,是因其中年期間回英修養時,巧遇正因殖民地華人事務和糾紛煩惱的時任海峽殖地總督渥德(Harry Ord),故而被相中,委任並將其派往殖民地擔任華民通譯官,1877年華民護衛司署建設之際,熟諳華人通的必麒麟自然被提拔為華民護衛試司,為專門為海峽殖民政府調解和監督華民事務的第一人。而後在介入和化解華人會黨械鬥和社會問題等有功而被載入殖民地史冊,卻也因此和部分人士結仇,以致晚年遭一義興黨的潮汕人行刺不成,頭部卻身受重傷而感到困擾,最終只能辭職回國。

然而台灣史者相對地,也很少提及他和海峽殖民地的關係,如今可好,藉著《斯卡羅》這部史詩連續劇的播放,不僅能使台灣人更了解此傳奇人物,有望也能將兩地甚至各地的歷史整合並綜合來敘述,才得以還原必麒麟的身世背景,讓世人更為了解他。他在台灣探險時,為台灣史留下了一本極具價值的歷險回憶錄,最新版本譯名為《歷險福爾摩沙》(Pioneering in Formosa-Recollections of Adventures among Mandarins,Wreckers, and Head-hunting Savages,1898年);在新馬一帶,其最大的遺產是編纂了為後來派駐英屬馬來亞各殖民地的官員所必修的讀本,即《三州府文件修集》(A Text Book of Documentary Chinese, Selected and Designed for the special use of Members of the Civil Service of the Straits Settlements and the Protected Native States,1894年),迄今仍是研究南洋華人史所必讀的重要參考書。

今日新加坡有一條街,華人通稱為單邊街,英文即Pickering Street,以紀念必麒麟所命名之街道也。該街名於1924年設立,而當初的華民護衛司署就曾設在離不遠處的街角,街名歷經風雨滄桑,仍然依舊被沿用至今。